□本報記者王春
  鹿城是溫州的核心城區,近年來,鹿城以信息化建設為支撐,實現一網聯動,形成了具有特色的基層社會治理信息平臺運行模式,今年以來為群眾辦事28082件。
  前不久,浙江省基層社會治理信息化建設現場會在溫州召開,會議強調,要把鹿城的創新經驗打造成全省推廣基層社會治理信息化樣本。
  “按照中央和省委關於創新社會治理的決策部署,浙江以信息化建設為引領,切實把社會治理各項措施落實到基層,助推平安建設現代化。”浙江省委政法委副書記朱賢良介紹,目前,浙江已建立了全國唯一一個全省聯網的“基層社會治理綜合信息系統”,建成近8萬個工作終端,覆蓋省、市、縣三級3800多個部門、所有鄉鎮街道和85%以上的村社區,努力推動信息化成果轉化為平安建設能力。
  信息全員採集摸清底數
  溫州社會治理信息化建設起步早,2009年,朱賢良時任溫州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他從推進綜治信息化的戰略高度,提出綜治“網格化”管理工作構想,開展試點,完善工作機制,率先建立綜治“網格化”管理信息系統,形成全市協調聯動的良好局面。
  “一張網、全覆蓋”是鹿城運用信息化提升社會治理能力的形象表述。
  鹿城區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洪文濱介紹,鹿城區共劃分為1043個網格,以網格員為主體建立信息採集隊伍,確立全員採集機制,每人配備“綜治E通”手機,充分發揮605名駐格員、1043名網格員的“通訊兵”作用,通過信息採集錄入,摸清各類基礎信息和動態信息,實現底數大彙集。
  “樓上的住戶漏水到我家,與他們溝通無效,怎麼辦?”青園社區上陡門居民黃大媽打電話向網格員求助。
  “我馬上錄入,幫你聯繫。”回話的是網格員莊思思,莊思思所說的錄入,是指將矛盾糾紛錄入到基層社會治理綜合信息系統,後續措施隨之跟進。
  有了“綜治E通”手機,信息採集更方便,網格員除了可以及時掌握基礎信息、社情民意及矛盾糾紛外,一些重點人員、治安隱患信息也能悉數掌握,改變了以往重要信息數據只有少數部門掌握的“信息孤島”現象。
  三級流轉部門聯動處置
  收集了信息,如何發揮其效用?
  鹿城通過平臺信息收錄、流轉、交辦、督辦等制度,形成了以社區、街鎮服務管理中心、區級網格化信息指揮中心三級流轉處置機制,打通51個重點職能部門以及206個部門站所信息渠道,做到所有部門有登錄賬號、有專人值守並每天登錄,確保基層流轉給部門的事件得到迅速認領和處置。對跨部門或職責不清的信息,區網格化信息指揮中心進行網上綜合指揮和力量調配,推動部門快速聯動。
  今年5月,藤橋鎮戍浦社區網格員在巡查中發現一處住房堆放有大量醫療廢棄物。網格員迅速將此情況通過基層社會治理綜合信息系統上報。藤橋鎮社會服務管理中心及時將信息分流至環保所進行實地核實,並將該事件歸類為重大公共衛生隱患事件,流轉至區衛生局進行處置,在區網格化信息指揮中心調度下,區衛生局快速聯合環保、公安部門進行查處,維護了社會公共安全。
  鹿城區委政法委副書記謝成龍告訴記者,過去的社會治理工作條塊分割、信息滯後,依靠傳統通訊手段。現在依托信息化平臺,通過部門聯動、閉環處置、四色預警等機制,實現了社會隱患主動排查、社會矛盾聯動化解及特殊人群重點監管,提升了基層社會治理能力。
  實時互動回應民生需求
  平安建設離不開群眾的參與和互動。去年以來,鹿城陸續上線“鹿鳴問政”網絡平臺、“鹿城微發佈廳”民生微博集聚平臺和“溫州鹿城發佈”微信公眾服務平臺,網民通過微博、論壇、手機客戶端問政問效近1200條,答覆率99%。
  桂柑社區“隔壁鄰舍”互助微信群最近很活躍,有居民反映:“我們小區樹長得太高了,我們家的陽光被擋住了。以前還能趁著天氣好的時候曬曬被子,現在連光線都差了。”負責管理該群的網格員瞭解情況後,及時協調有關部門,問題順利解決。
  桂柑社區黨委書記柯建華說,自從互助微信群建起來後,居民反映的這些問題可以通過信息平臺直接反映給部門,網格員不用東跑西跑,問題解決起來更快。
  “隔壁鄰舍”網上社區是鹿城區首個社區微信互助群聯盟,於今年6月19日正式上線。每個社區根據居民實際需要組建樓幢、興趣、服務等多種微信互助群。同時,每個社區微信互助群配備一名網格員,併在群內招募一名志願者,專門為群眾提供跑腿服務。
  老年人不熟悉微信如何操作,社區就對有智能手機的老人進行培訓,沒有智能手機卻又遇到難題的老年人則可以通過居家養老服務中心求助,中心工作人員會把老人的求助信息發佈到微信,相應的網格員或志願者會進行對接,幫助解決。
  目前,鹿城區8個街鎮共有38個社區建立了“居家養老家屬群”“百好居鄰裡互助群”等352個微信互助群,實時回應民生需求,為社區居民提供各類便民服務。
  (原標題:一網聯動為群眾辦事28082件)
創作者介紹

翻修

zm94zmbi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