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專家表示:“這麼多人在這個官場稱謂上‘鑽研’,說到底,是虛榮心在作怪,還是官本位思想沒解決。
  官場稱呼的真講究與“窮講究”
  文_本刊記者   舒煒
  新中國成立以來,官場上的稱呼最開始是稱同志,領導之間也有直呼其名的,如恩來、少奇、小平等,這種比較親切的稱呼,體現出在一個黨內,為了一個事業,超越官職大小的一種關係。
  其實,官方正式文件和場合中從未有過“官員”的稱呼,更多是用“幹部”和“同志”來稱呼。在解放初期,毛澤東關於黨內稱呼問題作過專門的批示,意思是黨內不分職務大小一律都稱同志。但是,這樣的傳統並沒有堅持多久,一些幹部更喜歡以稱職務代替名字。有專家表示:“這麼多人在這個官場稱謂上‘鑽研’,說到底,是虛榮心在作怪,還是官本位思想沒解決。
  “不過現實中,官場之間的稱呼卻有一些‘講究’,很多新晉公務員常常話一齣口就得罪人了,他自己還沒明白過來。”有官員對廉政瞭望記者表示。
  “千萬別直稱‘某巡視員’”
  巡視員一般都是廳級幹部,算大領導了,但在現實中,卻很少有人直接稱他們為某某巡視員。
  “千萬別這樣喊,人家不樂意聽。更多時候,我們都還是會用他之前的職務來稱呼,比如王局、張廳、李主任等。”多名省級機關幹部對廉政瞭望記者說,“但是正式行文時,要稱為巡視員。”
  曾有一名媒體人回憶,自己剛入行不久時,跟著老記者去採訪某廳的一名副巡視員,很“莽撞”地直接管人家叫“某巡視員”,讓本來“和顏悅色”的對方“臉色陡變”。後來報社領導好幾年內都要拿這事給新記者做反面例子,讓自己好不鬱悶。
  但同為非領導職務,級別為處級的調研員在口頭稱呼上要隨意一些。“徐調、王調可以隨便叫,都不會在意的。”西部某市的一名處級幹部王正偉說。“當然,並非說所有的調研員或者巡視員都是這樣,但我所打過交道的這類領導有數十名,基本符合這樣的情況。”
  “歸根到底,還是一部分幹部境界和心態的問題,你本來就是這個職務,人家這樣稱呼你是完全正確的。”王正偉的一名同事表示。
  “大市長”和“二市長”
  相較上述情況而言,在不少官員看來,對正職和副職稱呼,才更是一門“功課”。
  廉政瞭望記者之前去東北採訪,聽當地官員在餐桌上聊起“大市長”、“二市長”來。當時是第一次聽到還有這麼個稱呼,不解。
  細問才明白:一個城市有一個市長,若干個副市長。向客人介紹時,過去不論正副只說蘇市長李市長,客人不甚明白到底是正的還是副的,於是,為了便於區分,說著方便,就把市長叫大市長,把常務副市長叫二市長。依此類推,可以叫出大縣長、二縣長;大書記、二書記之類。
  當地人的解釋是,這個叫法透著東北式幽默,這也是一種創造。不過在軍隊中,對副職的稱呼一定要把“副”字帶上。把副職當做正職稱呼,那是絕對不允許的。比如,張副團長就是張副團長,你就不能叫張團長,團長只有一個。王副政委、丁副參謀長、熊副主任、江副連長,這些是電視劇《父母愛情》中的稱呼。
  有時候,也是為了刻意套近乎,甚至可以通過稱呼的變化,來探查親密程度。有官員舉例說,“有的場合,在稱呼上級領導時只叫名不加姓了,如‘XX書記批示了什麼,XX市長才和我吃過飯’,顯得自己和上級領導關係‘不一般’”。
  有名幹部曾自述道,自己在某縣委工作,37歲。鄉鎮和縣直單位的同志覺得:稱“老劉”吧,言外之意還有說人老氣橫秋、提拔無望之嫌;喊“小劉”吧,年紀也確實不太小了,好像也有點不夠尊重;最後只好依官場慣例,呼其官稱了。可我就那點官職,加上我知名度偏低,著實給別人帶來不少麻煩。於是,大家便依慣稱我為“劉主任”、“劉科長”、“劉秘書”、“劉會計”等等,或乾脆送頂高帽——“縣委領導”。
  姓氏和職務怎麼搭配
  2003年,上海特別發過一個紅頭文件,要求黨員幹部做到對黨內擔任職務的所有人員一律互稱同志,黨內行文或報送其他書面材料也要照此辦理,曾得到媒體一度好評。
  天津師範大學教授譚汝為發表過一篇文章,專門對官場上流行的簡稱作了分析。一般正職以姓氏加職務稱謂的第一個字,偶爾遇到姓氏諧音難題,如“範局”、“戴校”、“季院”、“史科”等,“此時就最好不要用簡稱了”。
  同時,官場中人還特別註意上司姓氏與職務的語音搭配,如趕上傅、富、符、付、戴等姓氏的一把手,你叫“傅廳長”和“戴局長”,誤以為他是副職或臨時代辦呢。那咋辦呢?
  據廉政瞭望記者瞭解,一些地方的做法是略去其姓氏,直稱官銜“廳長”或“局長”則可。但是有時候,領導只要扭臉出門走不了三步遠,一些下屬剛纔的稱呼馬上改口,“張書記”立馬成了“老張”,“李局長”也變成了“李頭”。
  曾有個段子是這樣說的。有一次,一個娛樂界的活動在某某鄉舉行,舉辦方的工作人員一口一個“李湘馬上要到了”,搞得觀眾翹首以待。當最後是一個漢子昂然出現時,人們才明白,工作人員說的是李鄉——李鄉長。還有一鎮長姓莫,有次上級打電話給鎮上,問:“你們哪個鎮長在?”接電話的人說:“我們莫鎮長(陝西方言,莫=沒)。”上級疑惑地反問:“怎麼沒鎮長?”接電話的回答道:“就是莫鎮長。”
  此外,還有一種名字加同志的叫法。有人說,如在幹部交接大會上,彼此稱呼上就常常出現“XX同志”,會使語氣頓時加重了許多。這種叫法的重心在“同志”上,必定是有什麼重大的使命準備托付了,或是有什麼問題要提醒了。“如果有一天上級領導突然在你的名字後面加上同志二字,那麼,你就要留神了。”
  X廳X處之外,官場上還喜歡稱自己的上司為局座、老闆。實際上,田家英他們當年即稱毛澤東為老闆。如陳岩《往事丹青》說到:他當學徒時所在的悅雅堂有次下戶採購到一套《三希堂法帖》。正趕上田秘書在,他看了看說:“等定了價,給老闆送去。”陳岩解釋,他們稱毛主席“老闆”,毛主席身邊的人都這樣叫。
  在民間,對中央領導人的叫法則充滿了時代感和親切感,“小平你好”和“習大大”這種更親切的稱呼,使對領導人的稱呼,一下子有了更新的含義,成為普通人心中的一種標誌。
(編輯:SN089)
創作者介紹

翻修

zm94zmbi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